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央行

中国央行降息有何新特点

沈建光:中国本轮降息已经开始。中国央行为何在此时降息?本轮降息与以往又有何不同?中国货币政策框架的演进,意味着什么?
2天前

不确定环境中的积极政策,有何信号意义

邹强:环境越是不确定,政策信号就越重要,当下政策释放积极信号的意义不仅仅是稳定经济总量,更重要的是改善信心和预期。
2天前

探寻负利率时代的中国利率下限

胡月晓:负利率时代背景下,中国利率下行趋势将持续,初期还要求有更大力度的下降,但不会降到海外接近零利率的水平,中外利差将长期存在。
3天前

抗击气候变化是央行的职责

马特奥斯-拉戈:在确保气候变化不危及金融稳定方面,各国央行需发挥领导作用,它们有责任控制气候风险。
2019年11月13日

如何解读央行“降息”?

周浩:“降息”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对于货币政策的方向性解读。各种操作之后,央行可能只是通过“降息”来检测一下市场反应和实际效果而已。
2019年11月12日

央行“降息”,叩问中国经济下一步

徐瑾:经济下行,再次引发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争论。理解经济,核心在于债务。中国非政府债务急剧走高,本质是什么呢?
2019年11月11日

央行“降息”,叩问中国经济下一步

徐瑾:经济下行,再次引发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争论。理解经济,核心在于债务。中国非政府债务急剧走高,本质是什么呢?
2019年11月11日

中国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沈建光:在经济下行态势仍未有明显好转的情况下,中国央行无疑面临抉择。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2019年11月6日

全球衰退担忧加剧

在IMF和世界银行年会间隙,与会者的情绪较为悲观,人们担心,更多针锋相对的贸易争端可能会让全球经济脱轨。
2019年10月22日

分析:Libra警醒各国央行

Facebook的数字货币提议作为一个商业项目处境不妙,但它至少取得一项成功:惊吓央行官员,使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2019年10月22日

各国央行关注气候变化

邰蒂:IMF新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参加的首个公开研讨会是关于气候变化的,这可能代表了一个风向转变。
2019年10月21日

中国央行意外向银行体系注入2000亿元

此举突显出,政策制定者对流动性水平忧心忡忡,担心过去一年的流动性制约因素使银行不那么愿意向企业放贷。
2019年10月17日

市场为何误读政策取向?

周浩:市场的放松呼声逐步偃旗息鼓,某种程度上表明市场预期已逐步转向,但市场为什么再次错判中国政策的取向?
2019年10月17日

全球降息潮背后的政策困境

沈建光:全球降息潮和负利率的卷土重来,凸显了全球经济疲软的基本面,但单单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其边际效果也在递减。
2019年9月25日

中国央行再次下调LPR但未能提振股市

中国央行将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从4.25%下调至4.20%,同时中期借贷便利(MLF)和五年期LPR保持不变。
2019年9月20日

为何全球负利率重现?

张明:为何在时隔三年之后,全球范围内再度出现负利率呢?从国别增长现状与趋势、全球增长趋势、全球不确定性等角度,如何解释?
2019年9月19日

低利率常态化:货币问题还是财政问题?

吴金铎:负利率合理之处何在?负利率政策和负国债收益率是货币问题还是财政问题?美国日本德国及瑞士低/负国债收益率反映什么问题?
2019年9月10日

各国央行陷入无望的货币战争

沙阿:10年前各国央行开始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结果使得它们在下一轮衰退来临时只能暗中利用利率来针对货币做文章。
2019年9月5日

央行如何应对下一场衰退?

希尔德布兰德:贸易战是否又是一个历史性错误有待时间证明。但可以肯定,政策制定者已没有过去那种应对衰退的弹药。
2019年9月4日

央行改革LPR机制意味着什么?

张明、郭子睿:LPR报价改革可能只是利率市场化的过渡性选择,而非最终模式。未来更需要商业银行提升定价能力及监管指标考核体系的调整。
2019年8月20日

投资者预期各国会实施新一轮经济刺激

各国央行已开始采取行动应对正在酝酿的经济风暴,但由于许多国家的利率达到或接近历史低点,它们的选择严重受限。
2019年8月19日

人民币汇率波动可能影响亚洲其他货币

中国央行实行了更严格的资本管治,人民币“破7”可能不会造成人民币大幅贬值,而是给亚洲其他货币带来巨大压力。
2019年8月8日

央行应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

朗多:在数字化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之际,现金正在被淘汰,央行应该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来取代它。
2019年7月3日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2019年6月26日

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能否改写金融史?

徐瑾:Libra已成为金融圈最热的词,反响不一;Libra的探索,如何加以重视都不为过。货币的问题太复杂,个体的智力与理性难以谋划。
2019年6月24日

包商被接管:去杠杆仍在“中局”

周浩:去杠杆、防风险和保增长这几个看似矛盾的选项,再一次成为选择题。包商银行是大胆也谨慎的新一步,也是金融去杠杆的延续。
2019年6月19日

“利率并轨”的务实选择

程实、钱智俊:渐行渐近的“利率并轨”,是采用以货币市场利率为基准的“成熟模式”,还是以LPR为基准的“初级模式”?
2019年5月30日

中国经济如何应对外部冲击?

徐瑾:出口对中国经济结构意味着什么?人民币的基础是什么?稳定而不激进的政策,将是未来的要点。
2019年5月14日

低通胀世界是如何“炼成的”?

沃尔夫:当今世界以超低实际和名义利率为特点,实际上,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实际利率就在下降,世界处于总需求结构性疲弱的“长期停滞”。
2019年5月9日

2019全球经济的三大灰犀牛

沈建光:全球经济面临治理结构变革、政治极端化、宗教文化冲突加剧挑战,值得警惕;中美双方多维度的大国博弈,将是未来的新常态。
2019年5月8日

各国央行正视气候变化挑战

邰蒂:两年前,英国央行携手法国和中国同行,创建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网络。该网络对世界的影响将远超任何环保抗议活动。
2019年4月30日
123456789››下一页